万币归零,从5月后涉及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币圈自媒体被封,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3日电“币圈现在出现的顽疾,其实都是老套路。”中国银行法学会董事肖飒律师在8月12日举办的“B16”区块链思想节上说道。

  每经记者 边万莉    每经编辑 赵桥    

肖飒认为,从5月后涉及币圈的自媒体有了重新活跃的趋势,其中一些自媒体不断推广所谓的“IFO”(首次分叉发型,实际上是已被政策认定为有非法募资嫌疑的ICO变形),并且鼓吹一些项目的价格,吸引大众投资人入场。

图片 1

  近来,以“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发行的XMX为代表的一批加密货币的价格大幅下跌,接近归零或者已经归零。有人戏称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形容都不为过,更有甚者吐槽“归零已成币圈的一种常态”。

同时,炒币又正在成为关注热点,币市“黑嘴”扮演了重要角色,如今空气币和一些不靠谱的项目币充斥市场,导致老百姓财产权受损。

“B16”区块链思想节现场中新经纬 罗焕林摄

  在这轮行情下,普通韭菜(个人投资者)显然已经不够用,币圈的镰刀开始挥向私募。为深入了解币圈交易所、项目发行方、私募、散户等各方的法律边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律师。

肖飒列举了区块链行业极易遇到的五个问题:未来,发币会否被中国法律认可?为什么这么多人发币,没有人被逮捕?币值管理等于操纵币价吗?承接了币圈外包服务,有法律风险吗?国外的项目,也受中国法律管辖吗?

  发币方通过私募“乔装”的做法不妥

首先,肖飒明确表示自从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机构发布的2017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之后,着实给了币圈一个沉重的打击,在当时看来,许多币圈从业人士表示不可思议。但是之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表现体现了政策制定者对新生事物风险的考量十分充分,“如果没有这个公告,很可能现在最惨的不是P2P,而是‘发币’。”所以她认为之后也不可能会等来法律的认可。

  对于当下“万币归零”的现象,肖飒表示,如果从单独的案件来说,探究这一现象就要回归到2017年9月4日监管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这份文件高屋建瓴,也很有前瞻性。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地对ICO(首次代币发行)刹车,那么现在可能会有更多的炒币者受到损害。

肖飒纠正了还没有人被逮捕的观念。她表示现在的执法力度趋严,“炒币洗钱”的现象将会遭到大力的整治。同时,肖飒形象地将币值管理比作“凤姐化妆”,将操纵币价比喻为“凤姐整容”,指出在币圈炒币的风险极大。

  据肖飒介绍,观察目前市场上通行的做法,发币项目方一般会设计海外架构,还是中国人操盘,他们在新加坡做一个基金会以后,可能会在其他的国家,比如俄罗斯、柬埔寨、日本等国家的交易所上币,然后在中国境内进行路演宣传等活动。为了显示表面合规,一些发币项目方采取私募方式发售原生代币募集比特币等,即批发打折给机构买家或个人实力买家(为饥饿营销还会限定份额),然后再由“批发商”发售给二级代理,直至销售给个人炒币者。

“我以前常常处理证券交易的案例,到现在接手币圈的案子,发现内幕交易、操纵币价、拉大牛站台招摇撞骗这些老套路依然盛行。”肖飒强调,在币圈里投机者众多,在中国发币属于违法行为,而发空气币更是触犯诈骗罪,一定需要非常小心。

  不过,肖飒表示:“我个人是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即便是把币卖给私募机构,但实际上,最终还是要卖给散户的。如果卖给私募是合法的,那么如何来理解金融监管中的穿透式监管和中国法律对实质正义的追求?发币方明知道发行的币最终会卖给散户,还放任这种情况发生,其主观上是间接故意,在证据充分的条件下,涉嫌非法经营等法律问题。如果说是一个空气币或者这个项目本身虚假,那就可能涉嫌刑法266条诈骗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